用户登录
忘记密码? 注册新帐号
首页 >言情 > 幸遇男神:闪婚老公宠妻如宝> 第五十七章 五岁都不放过
  • 背景色

    • 原色

    • 薄荷

    • 羊皮纸

    • 天空蓝

    字体大小

    A +
    A -

    字体切换

    • 宋体
    • 微软雅黑
    • 仿宋
    • 楷体

第五十七章 五岁都不放过

作者:酥心糖 类型:言情 字数:2111 更新时间:2017-08-02 21:26:11


  左小奈心思一凛,想回头,但碍于龙埕佑在睡觉,只能勉强侧过头来,正瞧见左旭凯插着口袋快步下了阶梯,身后跟着跌跌撞撞跟上来的林悠。

  左旭凯脚步不停,倒是林悠转头跟她挥了挥手。

  隔着放映厅忽明忽暗的灯光,左小奈分明瞧见她脸上一片湿亮。

  林悠哭了!

  左小奈下意识要起身,忽地肩膀一沉,又被压回座椅上。

  原本只是靠着她睡觉的龙埕佑直接抱了她大半个身子,灼热的呼吸都喷洒在她耳边,闭着眼睛,声音却冷静又强势,“人家小两口吵架,你去有什么用?”

  左小奈眉心直跳。

  合着这家伙根本就没睡觉,连人家吵架都知道。

  不过,人家两个人的事情,她去了确实没用,索性往后靠了靠,忽地,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,拿过来一看,却是个陌生号码,接起来一听,对面传来张妈刻板的声音,“左小姐……”

  左小奈被吓了一跳,侧头去看靠在自己身上的男人。

  他闭着眼睛,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睡着。

  那头可不知道她这边的情况,兀自道:“老爷子这两天出远门,吩咐您不用来老宅住了。”

  左小奈只楞了一下,就道:“我知道了。谢谢。”

  张妈并没有挂断电话,短暂的沉默了一下,忽然道:“老爷子很疼小少爷,你……还是尽快有个孩子。”

  左小奈一愣,“啊?”了一声。

  老爷子很疼龙埕佑她听得懂,孩子?

  张妈道:“没什么,祝您生活愉快。”

  挂断了电话,左小奈还有些蒙。

  在老宅住着的这些天,她接触最多的就是张妈了。

  老人家冷漠刻板,能不说话决不多说一个字,忽然让她赶紧有个孩子……

  是让她挟天子以令诸侯?

  啊呸!

  是母凭子贵!

  可这到底是张妈的好意,还是爷爷的暗示啊?

  左小奈想不明白,唯一可以预见的就是,她暂时安全了。

  龙埕佑见她表情变来变去,瞥了一眼她的手机,若无其事的坐直,“谁的电话?”

  左小奈条件反射的收了手机,道:“是同事。”

  龙埕佑狐疑的看着她,目光神佑,“是吗?”

  左小奈被他看的心砰砰直跳,好容易挤出个笑容来,“就是啊,走的太急了,忘了把合同交上去。”

  龙埕佑挑眉,半眯着眼睛盯着她不说话,薄唇抿成冰冷的弧度。

  左小奈感觉脸都要烧起来了,连忙转移视线装作认真看电影,时不时偷眼看龙埕佑。

  龙埕佑忽然站起身来,左小奈被一吓,也跟着站起身,转瞬又觉得自己的反应时不时太强烈,脸上一囧,转身往外走,“我们去吃饭吧。”

  电影还没放完,放映厅里黑黢黢的,谁也看不清谁。

  即便龙埕佑不说话,左小奈也知道,他很生气。

  她登时也有点委屈。

  什么嘛!一个两个的都是大爷,她谁也得罪不起!

  明明是他自己的感情债不清不楚,还给她摆脸色!

  龙埕佑你个混蛋!

  晚上。

  龙埕佑洗好澡出来,左小奈已经睡着了,小小的人,抱着书蜷缩在床边,胳膊腿有一半都在床外,眼睛也湿漉漉的,像是哭过。

  可怜见的。

  龙埕佑脑子里闪过这四个字。明明扯谎的人是她,可他越看越觉得自己像是欺负了小绵羊的大灰狼,那叫一个于心不忍,上前伸手抽走她手里的书……

  左小奈似乎是察觉到动静,翻了个身,眼见着就要摔到地上。

  龙埕佑连忙丢了书,险险把人接住,抱到床上。

  左小奈安安稳稳的翻了个身,捶着枕头嘟哝了一句,“龙埕佑你个混蛋!混蛋!混蛋!”

  “……”

  龙埕佑嘴角抽了抽,正准备把她推醒,手刚伸到跟前,就被左小奈一把抱住,原本义愤填膺的声音瞬间变低,带着哭腔道:“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啊。”

  龙埕佑的心情过山车似的起伏了好几遭,反而淡定了,拿了手机发了条信息出去就放下手机,就直接上了床,搂着一团香软,先睡觉。

  早上。

  左小奈就接到薛止辛的电话:“今天早点上班,有惊喜。”

  挂断了电话,左小奈脑子里迷糊了一阵,忽然睁开眼。

  惊喜?

  薛姐和凡凡回来了?

  某人瞬间精神了,直接从床上蹦起来,洗漱的时候都在哼着歌。

  龙埕佑收拾好早餐进来喊她起床,见左小奈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出门,眼角眉梢都是笑意,不由挑眉,“发了横财?”

  以他的了解,能让她早起的除了赚钱,就没有了——连他这样的“美色”都可以不要的。

  左小奈高兴起来,就把昨天的不愉快都忘记了,也不计较他的讽刺,还好心情的上前帮他正了正微微有点松的领带,想起凡凡,忍不住眨眨眼,“错了,是艳遇哟。”

  龙埕佑一把抓住她准备收回的小手往后一推,把她抵在墙边,低头危险的看着她,“艳、遇?”

  这女人胆子大了!

  左小奈觉得,他连咬牙切齿都很可亲,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,伸手捏了捏他瘦削的下巴,“怎么,吃醋啊?”

  龙埕佑的眼神瞬间幽深,“你说什么?”

  左小奈嘿嘿一笑,道:“今天我上司回来,她儿子也一块回来。”又补了一句,“她儿子五岁了。”

  龙埕佑:“……”

  更郁闷了!

  合着他不仅不如钱,还不如个五岁的孩子呢!

  龙埕佑站直了身体斜睨了她一眼,“连五岁的都不放过。”

  还一副“你怎么这样子”的嫌弃表情。

  左小奈反被一噎。

  自己挖了坑,反而把自己埋了。

  看着左小奈吃瘪的表情,龙埕佑心情甚好,转身去了餐厅,拿起筷子准备吃饭,左小奈不甘心跟上来,刚开口说了一个字,“谁……”

  龙埕佑只淡淡的抬了眼皮,来了一句,“食不言寝不语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左小奈愤愤低头吃饭,见龙埕佑搁下筷子,连忙也搁下筷子,道:“谁说我……”

  龙埕佑忽然笑道:“我去上班了,晚上见。”

  左小奈完败。

  被龙埕佑一耽误,左小奈也就刚好卡着上班的点到公司。

  平常已经开始忙碌的大厅竟然一个人也没有,连保安大叔都不见了。

  左小奈径直去了薛止辛的办公室,敲了两下门,里面没有回应,倒是门开了一道小缝。

  门没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