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登录
忘记密码? 注册新帐号
首页 >穿越 > 废柴逆天:朕的江湖妃>第二卷 复仇之路 第233章  大结局
  • 背景色

    • 原色

    • 薄荷

    • 羊皮纸

    • 天空蓝

    字体大小

    A +
    A -

    字体切换

    • 宋体
    • 微软雅黑
    • 仿宋
    • 楷体

第二卷 复仇之路 第233章  大结局

作者:芸绫咛 类型:穿越 字数:5170 更新时间:2017-02-28 13:29:07


  男子听到身后有脚步声,便停了箫声,幽幽转身。

  筱晓!

  萧煜衡!

  筱晓一惊愣在那里,这是幻觉吗?他还活着。

  萧煜衡微微一笑,脸上的笑容少了往日的冷峻与邪魅,多了份淡然与苍桑。朝筱晓走了过去。

  “你还好吗?”萧煜衡微笑着。

  筱晓点了点头,沉默半刻才想起问他:“你,掉下论剑峰后怎么上来的?”

  萧煜衡还是挂着那淡淡的笑容:“是游龙珏和万铭扬救了我。”

  “到底怎么一回事?”筱晓忙追问。

  “我被振得经脉尽断,但是游龙珏却保住了我的心脉。或许我命不该绝,没有掉到地上而是被大树上的藤蔓接住了。后来万铭扬御剑飞到下面寻我。见我还一息尚存便送到天子峰玄悲那里续上经脉。”说到这里无奈的一笑,却也感觉笑容里透着一股淡然,“那个续经脉的过程真是痛不欲生。”

  “那种滋味我尝过,我了解。”筱晓不曾想他们还能见面,而此时见面恍若隔世,“你为什么不回宫而来了翠烟门?”

  “等我慢慢恢复过来已是半年后的事了。那个时候沐凌玥已经登基,而且把晋南王朝治理得很好,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我为什么还要去争皇位呢?他真的比我更适合做一国之君。”萧煜衡语气淡淡的,脸上的笑容也淡淡的,“翠烟门是个好地方所以我来了。”

  筱晓不再说话,而是浅笑着回应。

  就在这时双燕慌忙跑来:“师父,皇上带了很多人把翠烟门围住了。非得让你出去见他,说如果你不出去见他,他灭了翠烟门。”

  “什么?他要灭了翠烟门?晨微没有告诉他我跟本没有回翠烟门吗?”筱晓完全不相信凌玥会这么做。

  “说过了,他不信。他在翠烟门找到安宁了。”双燕一脸的紧张。

  “终究是躲不过!好吧!那就面对吧!”筱晓转身看着萧煜衡,“你跟我一起去翠烟门吧。”说完便跟双燕回到水云坊。

  远远便见一边黑压压的禁军与翠烟门的姐妹各自为阵,相互对峙。

  筱晓从天空中飞过落在翠烟门姐妹的阵前,凌厉地看着凌玥。

  “我出来了。有什么话你说吧!”

  凌玥以为见到她时他会很大声的命令她回宫,然而就在这一刻他什么怨恨都忘光了。眸子里只有痛惜,只有爱恋。声音也变成了乞求:“筱晓,跟我回去吧!这半年我找遍了晋南王朝每一个地方都找不到你。你知道我多想你吗?跟我回去好吗?”

  这一刻筱晓心里酸酸的,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。但是她知道如果跟他回去一切又会回到原点,安宁的问题还在,还会重复。

  “皇上你认错人了,我不是筱晓,我是尹含烟,我是先皇的皇后。”筱晓看着身后的禁军,她想他们都知道先皇的皇后和皇上的皇后是同胞姐妹长得一模一样。一个叫尹筱晓。一个叫尹含烟。

  “筱晓,你不要这样好吗?跟我回去,我真的从来都没有介意过。安宁她就是我的女儿。”凌玥还在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她。说着朝筱晓走近,他想抱抱她。

  筱晓忙伸出手拦住他:“皇上请自重。你真的认错人了。筱晓离开你我也很遗憾。”

  凌玥顿时急了:“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,倒底是我哪里做得不对,你告诉我啊。你让我死得明明白白好不好?”

  筱晓微微一笑:“让你见个人,我想你就会明白的。”轻轻转身,“煜衡,你出来。”

  萧煜衡一身玄衣从人群中站出来,其实他已经猜到刚刚筱晓为什么要让他一起回翠烟门。

  “萧煜衡?!你居然还活着?”凌玥心里顿时乱作一团。

  凌玥身后的禁军也不禁大感意外,先皇居然还活着?

  “我命大,有游龙珏护身所以掉下论剑峰也没死。含烟从万铭扬那里得知我还活着,所以她回了翠烟门。”萧煜衡一脸淡然,既然筱晓要他陪他演戏,他就演到底吧!

  凌玥用难已置信的目光看着筱晓,心如刀绞:“我和他之间你终究还是选了他。”眸子里全是伤痛,轻轻转身,“回宫。”

  萧凌玥带着他的禁军离开了翠烟门。

  筱晓望着远去的身影一点点变小直到消失,整个人瘫倒在地上,放声大哭。让她好好的哭一场吧!

  萧煜衡蹲下身子拿了一块手帕给她。手帕很熟悉原本她那里也有一方,只是被弄成了通奸的证据。接过手帕擦掉眼泪。

  “你何必要这么折磨自己呢?虽然我不介意做你的挡箭牌,但是你总该让我觉得做挡箭牌的意义,是可以让你活得更开心而不是更痛苦吧!”萧煜衡脸上的神情依旧淡然。

  筱晓沉默不语,半晌过后泪干了,将手帕还给他:“谢谢你!你真的变了很多。”

  “那变好了,还是变坏了?”萧煜衡一脸的笑容。

  “我不会再去评论一个人的好坏了。曾经一直认为你是坏人,后来才慢慢知道只是你表达和处理事情的方式不同而已。”筱晓哭过之后也终于平静了。

  萧煜衡伸了一只手过去:“一直这样坐在地上不好看吧!”

  筱晓轻轻一笑将手搭了过去,萧煜衡将她从地上拉起来。相视一笑。

  “我带你去看看我女儿吧!”筱晓没有告诉萧煜衡安宁是他的女儿。她只是觉得安宁终究是他的骨血,让他见见是应该的。

  现在的安宁已经很会爬了,会咿咿呀呀的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,很喜欢找人说话。

  安宁一看到萧煜衡便露出笑容,咿咿呀呀的说话,伸手要他抱。

  萧煜衡伸手接过孩子抱在怀里,这是他第一次抱孩子。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不禁一愣,为何一见到这个孩子,心里就涌上一股暖暖的滋味。

  “die~die~”安宁冲着萧煜衡一直发这个音。

  萧煜衡一下乐了:“她好像在叫爹爹。好可爱啊!来,来,再叫一个。”

  一旁的人都嘻笑起来。只有筱晓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了。

  萧煜衡瞥见了,忙收声:“对不起啊!我只是……”

  筱晓一笑:“没什么逗孩子玩嘛。铭扬也老逗她让她喊他爹爹。”

  凌玥回到宫中静静的坐在钟萃宫,此时芳人已不在。这里处处都留着她的影子,静静的坐着不禁再一泪流满面。

  黎昕来找他。

  “你细细回味一下,筱晓真的是因为萧煜衡吗?我杀苗司酝的时候,感觉她好像跟筱晓说了一些别的话,而且安宁中毒好像跟她也有关。你觉不觉得筱晓是误会你下毒而离开的?”黎昕将自己的疑惑讲出来。

  “她误会我下毒?我怎么能让她这么不信任我?是我太失败了,没有给她足够的信心。”凌玥满泪水,他的行事作风,人格如何,筱晓你难道不清楚吗?

  黎昕不再说话。

  又一年中秋节,万铭扬和南瑾终于下定决心闯花魁阵。

  花魁阵外全是翠烟门的弟子给他们加油。

  时间一秒秒的过着,楚冰和晨薇一脸的紧张。时间越长她们的心纠得越紧。

  半个时辰后,南瑾一身伤踉跄地从里边出来。一脸的笑容看着晨薇,晨薇一时激动得眼泪汪汪。她从来没有在众人面前失态过,而此她什么也不顾扑到南瑾怀里,一直在他耳边喃喃的重复着:“南瑾,我爱你,你爱你……”

  众姐妹都为晨薇而高兴。楚冰也不由泪眼汪汪,目光落在花魁阵的出口,一脸的期待与担忧。

  南瑾和晨薇缠绵完了,晨薇忽然问南瑾:“万铭扬呢?”

  “他?我们分两条路走的,他还没有出来吗?”南瑾忙问,眸子里却透着另一种光,“完了,完了。里边的花草都有毒的,我是百毒不侵。万兄在里边就危险了。”

  楚冰一脸惊慌:“他不是死在里边了吧!万铭扬。”她忙喊了几句。

  万铭扬站在出口,摆了一个自认为最帅的动作:“喊我干嘛!怕我死在里边啊。”

  楚冰见万铭扬还活着,而且毫发无伤,又惊又喜:“你搞什么啊!被你吓死了。”

  “我早跟你说过嘛,连天子峰那几个老怪物设的各种奇阵我都能破得了。这小小的花魁阵对于我来说毛毛雨啦!一直在出口等南瑾,这家伙居然闯那么久。”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朝楚冰走过去,倏地一只手搬过她的身子俯身霸气的纂住她唇,狠狠地吻了一下再松开,“是不是觉得你老公特帅。”

  众姐妹不禁都喜悦地欢笑起来。

  他们两对的婚礼同时在翠烟门举行。整个翠烟门透着浓浓的喜庆与爱意。

  然而想不到的是凌玥带着贺礼与一群禁军又来了翠烟门。而这次他来的理由居然是来要游龙珏的。

  筱晓把他打发走了。

  然而这样的事每年八月十五都会上演一次。直到第五年的中秋节。

  筱晓知道这一年的中秋节萧凌玥还会来,便早早的在那片苍翠的竹林里等着他。

  纤纤素手拨弄琴弦,袅袅白纱遮面,一袭轻纱紫衣出尘若仙。琴声缓若流水,悠然、恬静却又隐隐透露出一丝杀机。

  只见竹林深处群鸟惊起,阵阵匆忙却有序的脚声由远而近。

  筱晓眸光一闪瞬间又平静如水,不急不徐继续拨弄着琴弦。脚步声越来越近、越来越近……片刻一群皇家持弓侍卫立于身前。

  紫衣女子微微抬眸看了一眼最前方一身明黄的男子,不惊不惧,眸子里闪过一丝讥诮。淡淡然的神情,视而不见。

  “尹筱晓,朕问你最后一次,你回不回宫?”说话的是那个一身明黄的男子,明眸如星剑眉如画。三分恳求七分命令的语气,未减其半分王者之威。

  “皇上,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告诉你,尹筱晓五年前就死了。我是翠烟门门主尹含烟。”琴声嘎然而止紫衣女子双手摩挲着琴弦,平静的眸子扫过萧凌玥冷峻的脸。“你骗不了我,如不愿回宫就别怪朕。”萧凌玥脸庞如雕刻般生硬冰冷,随手一挥,顿时身后的侍卫都拉了满弓对准紫衣女子。

  紫衣女子冷冷一笑:“即使你杀了我,你也拿不到游龙钰,更何况这群人也杀不了我。”话音一落,嘴角闪过一抹冷笑。

  摩挲中的手指用力一拉琴弦,顿时琴音震颤,幻化成把把飞刀直朝萧凌玥飞去,一把飞刀划过萧凌玥的身体,其余飞刀越过萧凌玥又飞向他身后持弓的侍卫。瞬间一声声惨叫,凄厉无比,惊起林中一群飞鸟。

  萧凌玥看着胸前的伤口,抬眸用惊讶略带哀伤的眼神直视紫衣女子:“你真的舍得杀我?”

  紫衣女子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,别过脸不去看萧凌玥,冷冷的吐出一句话:“犯我翠烟门者杀无赦。即便你是皇上。”

  忽然萧凌玥苦笑起来:“呵,呵,杀无赦?”一步步走近,一双哀伤的眸子盯着面前的女子,“你如此绝情倒底是放不下他,还是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?”

  紫衣女子回头直视着萧凌玥。鲜血从伤口流出,染红了明黄色的长袍。心痛了,墨玉般的瞳眸闪过一丝疼惜,瞬间又变得诀绝:“我从来没有爱过你。”

  萧凌玥整个人顿时僵住,一脸失落,喃喃的重复着:“从来没有爱过我。”落寞的转身,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步朝竹林走去,眸子里全是哀伤。

  抚着面前那匹黑马,倏地又跃上马背,隐含霸气的声音响起:“钟将军,朕不想再看到翠烟门。”说完扬鞭离去,马蹄声渐行渐远。

  筱晓吁出一口气,她真的累了。看着越来越多的人逼近,她只是淡淡一笑。

  “皇后娘娘,你对我钟离沫有恩,我不会恩将仇报。但是你听末将一句,你离开五年了,皇上后宫至今空无一人。他是真心爱你的,爱到可以包容你所有的一切。

  八月十五是家人团圆的日子,也是皇上与娘娘定情之日。你以为皇上每年八月十五都来翠烟门是来捣乱吗?是真的来要游龙珏吗?他只是找不到理由来与你团圆,用这个做借口。你们倒底有多少恩怨,五年了是不是都该放下?

  天下人都知道皇上爱你胜过一切,娘娘你为什么不知道?”钟离沫这话憋在心里许久了,今天他终于说出来了。

  萧凌玥忽然见翠竹之中那个凉亭,一个男子在吹箫。便跳下马走过去。

  萧煜衡停下曲子转身:“皇上。”

  “萧煜衡?”萧凌玥有些意外,过了这许多年对他的恨也淡了许多,“没想到最终我还是输给了你。”

  “你没输,输的是我。筱晓从来都没有爱过我。从始至终她心里只有你。”萧煜衡语气很平静。

  “可是现在跟她生活在一起的是你不是吗?”萧凌玥忽然间平静了许多。

  萧煜衡摇了摇头:“不,我从来都没有在她的生活中出现过。她一直带着萱萱生活。哦,忘了告诉你萱萱就是安宁。”

  萧凌玥一脸的疑惑:“你是在说,她一直独居?”

  萧煜衡点点头:“是!虽然偶尔她也会被萱萱拉来这竹林看望我,但是从来连顿饭都不肯吃便离开。”

  萧凌玥全明白了:“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,让你误会了。其实安宁是你的女儿,在我登基册封她为皇后之前我从来都没有碰过她。只是有一次她喝醉了,我有些没控制住差点儿要了她。呵!”想到这里他忽然笑起来,“得知她怀有身孕,我便利用她喝醉了只剩一些模糊的记忆来骗她孩子是我的。”

  萧煜衡怔住了,他知道到了此时萧凌玥没有必要去编故事骗他。原来筱晓给他生了一个女儿,难怪他对萱萱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。

  “谢谢你告诉我真相。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爱筱晓。”萧凌玥一笑转身,“我去认回女儿,相信你们之间没了她,会不一样。”

  两年后,萧凌玥重修了扬州瘦西湖畔的七秀坊。将皇位禅让给了已成年的萧镜尧,留下黎昕、钟离沫辅佐。在二位大臣的辅佐下,萧镜尧成长很快,他开创了晋南王朝最辉煌的历史。

  筱晓带着晨薇等十人来到七秀坊祭拜师父和师叔以及众姐妹,刚一进七秀坊不禁被眼前的景像惊呆了。一切都恢复了原样,放眼望去那艳艳的桃花鲜艳夺目。

  忽然花魁阵处,一阵熟悉的箫声传来。筱晓忙寻声望去。

  桃花林中凌玥一身万花谷的装束,满脸笑容的看着她。

  “想让这里的桃花四季常开,以情铸之便可!尹门主,在下沐凌玥想娶你门中尹筱晓姑娘为妻,可许闯花魁阵?”

  筱晓眼眶含着泪,心跳都快了节拍,努力的控制着激动的情绪,微笑着:“尹筱晓早已嫁人,现在人称沐夫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