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登录
忘记密码? 注册新帐号
首页 >惊悚 > 缠灵鬼怨>上卷 身世之谜 第三十四章 再生人VS克隆魂(二)
  • 背景色

    • 原色

    • 薄荷

    • 羊皮纸

    • 天空蓝

    字体大小

    A +
    A -

    字体切换

    • 宋体
    • 微软雅黑
    • 仿宋
    • 楷体

上卷 身世之谜 第三十四章 再生人VS克隆魂(二)

作者:风墨染 类型:惊悚 字数:3326 更新时间:2016-09-09 19:52:06


    凌晨四点,天空的颜色是让人窒息的深蓝,黎明前最深的黑暗,如果度过去了,便是一片光明,可如果过不去,便只能沉沦在这片黑暗里,直至魂消。

    安沐白的视线还是模糊的,可他心中却犹如明镜一般,他其实不难猜出魏小叶此时的心情,摩罗是他重生,成为正常人的最后希望,而研究所可以算作是他不同戴天的仇人。

    恐怕,此时他的内心,真的是崩溃的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他沉吟半晌,顺着模糊的视线拉过魏小叶冰凉枯瘦的手,像是想要传递给他一点温暖,可口中说的话却像冬月里的寒冰,冷的彻骨:“我不知道摩罗到底答应了你什么,但那些怪物……也就是再生人,的确是研究所研究出来的。我猜,大概是为了监视、控制什么。”

    安沐白不知该怎么称呼那些怪物,或许有些像百十年前的电影里演出来的僵尸一样,不同的是它们不用符纸、操纵线就能动作。

    而研究所研究这种怪物的目的,也是安沐白想了许久才得出的一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魏小叶低垂着头,也不知是什么表情,语带嘲讽:“监视?监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监视他们想监视的一切,便于达到他们想达到的目的。比如巨富、比如政客、比如你,还有像龙胥一样,隐藏在尘世中的神职人员。”

    或许……还有我。

    安沐白自上次在世纪之末历险之后,便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一种疑惑。摩罗和龙胥似是而非的对话,还有摩罗对他欲杀之而后快的迷之情绪、龙胥的莫名保护……

    他自小父母便离奇去世,先不说原因什么的,他们家里竟然连一个亲戚都没有,最后还是父亲的好友,刘文刘叔叔收养了他。

    他没有亲人,也没什么朋友,或许后者是他的性格造成,那么前者呢?父母是高级知识分子,又不是孤儿出身,可两人的家里,竟然连一个远亲都没有,这也太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他最开始是想不到,之后是不愿意深想,可是现在看来,或许不得不想,也不得不查了。

    安沐白的眸光黯淡下来,漆黑的瞳孔像是两个冰冷幽深的黑洞,魏小叶刚一抬眼便触及到了这一双眼睛,吓得他一厉鬼都激灵一下,周身的温度又下降了几分。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又甩甩头,他想把心里的烦躁感都甩出去,前有狼后有虎,龙胥那边还不知道如何了,现在委实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魏小叶,龙胥还不知道怎么样了,现在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‘咯咯……咯咯咯。’

    又是一段不怎么清晰的‘咯咯’声,打断了安沐白的话,他神色忽而一变,下意识攥紧握在手里的长刀,想要寻求一点安感,可眼前模糊的视线,又让一切显得那么单薄而可笑。

    魏小叶见窗外有黑影闪过,倏然一惊,轻轻冲安沐白嘘了一声,然后拉起他悄无声息地躲进舞台与立柱之间的夹缝中。

    在如此寂静的深夜里,任何声音都显得格外的清晰突兀,最起码安沐白觉得,走廊大门的开合声简直大的刺耳。

    他被魏小叶挤在夹缝的最里面,墙体的凉气和身边鬼魂身上传来的阴寒之气,冷的让他有些发抖,可又不敢抖,怕手里的刀碰到什么看不见的地方,只能紧紧攥着,没过一会儿便赶紧手指有些发麻,手心里满是黏腻腻的冷汗。

    他想着躲起来也不是办法,便往外挪了挪,凑近魏小叶,模模糊糊找到应该是耳朵的地方,轻声问:“你带我过来的时候,路上有没有看见什么人?”

    温热的呼吸吹在脸上,魏小叶不自在地往外挪了挪,皱着眉思索片刻后摇摇头,而后意识到安沐白现在看不见,又连忙回答:“没见着人,而且奇怪的是,一路上连路灯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连路灯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安沐白听后低头凝思,嘴里嘟嘟囔囔地呢喃:“两点多的时候还有学生路过,怎么三四点的时候,路上没人说不过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礼堂外的走廊上,脚步声愈发逼近,高低不同的‘咯咯’声越来越响,那些怪物像是在呼朋引伴,从礼堂的窗户往外看,还能看见不少黑色的影子在晃动。

    时间不多了,无论对谁而言。

    魏小叶皱着眉看向安沐白,清秀苍白的一张脸上难掩焦急,低声询问:“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安沐白仍旧低着头,也没回答他,只沉浸在自己的思虑里。

    魏小叶没听见安沐白的回答,急的伸手推了推他,看他用那双毫无神采的眼睛望着他,下意识打了个冷颤,却歪打正着的让他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躲着,我去引开他们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起身,想往外走,可手臂却被身后人一拉,脚步下意识停了下来,他转身疑惑地看向安沐白,眼底带着些许不耐。

    安沐白看不清楚魏小叶现在是什么表情,可从刚才他话里的意思,不难听出是带着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准备离开,可他却并不想让他就那么牺牲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是个瞎子,你走了,我也活不过天亮。”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的,用那双空洞无光的眼睛‘看’向魏小叶,声音中透着一种金属般的冷静:“我需要你牺牲,因为只有你的牺牲,才有可能换取一丝活命的机会,但并非这么冲出去,那些再生人的目标是我,你出去也无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放火。”

    “放火?”

    “对,放火!”

    魏小叶难得的沉默了,安沐白却挑唇笑了起来,魏小叶竟然觉得自己在那双毫无光泽的双眸中,重新看见了一种灵动无比的神采。

    那抹光的名字叫——自信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礼堂大楼里突然出现一缕火苗,随之便以燎原之势席卷了整栋大楼,吸引了在之前的时候里,聚集在礼堂大楼里里外外的所有再生人,铺天盖地地扑向火光冲天的楼里。而就在此时,一道虚无缥缈的身影驮着一个手持长刀的年轻男人,从楼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鬼混跟动物一样,最是惧火,魏小叶能在礼堂放上一把火,还特意等火势大了之后才背安沐白出来,真的是抱着必死的决心。

    魏小叶喘息着,话都快说不清了,还不忘了满足好奇心:“你、咳咳……你怎知道他们会……会扑上去?”

    背上被烟熏得黑漆漆的人,张了张嘴,又清清喉咙,声音嘶哑着回答:“你见过有多少暗夜生物,没有趋光性的?”

    安沐白也十分不好受,就算特意避开了他们躲着的地方,还是避无可避的吸了好多烟进去,他现在觉得自己简直跟又瞎又哑没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深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,他这才觉得稍微好受点,一边努力瞪大眼睛,试图用半瞎不盲的眼睛,在黑暗的校园里看得清些,一边给魏小叶解释:“咳咳,我第一次发现再生人的时候,看见它们习惯性贴着路灯下走,刚才你又说学校里没有灯,我就猜会不会是趋光性。”

    毕竟,如果沿途有光源的话,那么再生人们就很有可能被吸引住,而无法专心找到目标。他让魏小叶放火,就是利用一个巨大的光源,一边吸引它们,一边烧死它们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让这件事闹大,只有闹大了,我们才能逃得出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安沐白两人便听到有吵闹声自东边传来,那是宿舍楼的方向,远处还有火警车嗡隆嗡隆的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两人的脸上露出一抹相似的笑意,躲进角落里避过人群后方才出来。

    安沐白的眼睛还是看不清晰,心底多多少少有些担忧,脸上却还是一派云淡风轻的笑容:“我想,学校你大概是待不下去了,你带我去龙胥去的地方,然后就赶紧找地方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这本是安沐白所能做下的最好安排,没想到魏小叶却是一声苦笑,惨白到透明的脸上带着几分嘲弄和决然:“我大概是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‘咯咯咯、咯咯……’

    安沐白闻声,先是一愣,随后倏然大惊,失声低吼:“怎么还有?他们难道不顾火警,还有那些普通人的命了吗?!”

    魏小叶苦涩地摇头,声音嘶哑:“研究所那些人,如果真的重视普通人的性命,又怎么会研究出我?怎么会研究出这些所谓的再生人?”

    安沐白脸色倏然一变,想要反驳却无从反驳,突然想起龙胥在那天夜里跟他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“人类正在试图以科技打破平衡,看见了吗?那就是他们疯狂下的产物!”

    “再生人如果要维持白天的正常,夜里就要伏击人类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也帮不了谁,能信任的只有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他忍不住踉跄着后退两步,撞在了魏小叶身上,他感觉到有一双冰冷的手扳过自己的脸,一双阴冷的眸子恶狠狠地盯着他的眼睛,带着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安沐白,你的眼睛毁了,不管用了!如果我现在吃了你的灵魂,钻进你的身体,就能成为我最梦寐以求的人类,过上安稳太平的正常生活。”

    他呆愣愣地听着,蓦然觉得,这才是厉鬼该有的样子,刚才什么帮他、救他,简直太玄幻了。或者,其实他现在是在做梦,是吧?

    他正想的出神,却感觉到那双冰冷无比的手,用力把他推进了身后的门里,他听见咣地撞门声,眼前一阵白光闪过,连他都看的见的刺眼。

    “安沐白……”

    他恍惚着,觉得魏小叶的声音,是从未有过的模糊不清,可明明是那么模糊的声音,他却一个字一个字听得分外清晰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回去,就请你让龙爷给我超度吧。还有……认识你,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看见了那张清秀阴柔,却透着苍白戾气的厉鬼脸,冲着他轻笑了一声,光彩熠熠的,那是作为一个人类,最美好的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