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登录
忘记密码? 注册新帐号
首页 >穿越 > 嫡女轻狂:神医大小姐> 第五百三十七章 女尊国公主
  • 背景色

    • 原色

    • 薄荷

    • 羊皮纸

    • 天空蓝

    字体大小

    A +
    A -

    字体切换

    • 宋体
    • 微软雅黑
    • 仿宋
    • 楷体

第五百三十七章 女尊国公主

作者:纳兰姑娘 类型:穿越 字数:3065 更新时间:2016-11-03 18:23:32


    有孩子,丈夫温柔体贴,她的生活似乎活在了蜜罐子里面一样,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只是转眼之间,渣男又出现了,牵着小三的手跟她说’:“锦年,我们分手吧,我不爱你了。”

    北锦年扑过去,一巴掌甩给渣男大骂“贱人,老子为什么拼命的赚钱,你个娘娘腔,花钱花的那么凶,我一个月一万块钱怎么够你花,还有,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短啊,开玩笑,你那么短,我怎么有兴趣跟你做,贱人,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太医,公主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乱说话啊。”青苏一脸惊慌的看着太医问道,而且还说都是她听不懂的话,不过还是那般凶。那骂人的神情一点没有变。

    “公主只是被磕伤了头,没大碍,过不久就醒了,你照着方子去抓药,我先回去了。”太医的语气之中也有着害怕,见着北锦年睫毛动了动,吓得赶紧提着药箱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青苏也害怕,但是却不敢走,走的话,等她醒来,这条小命只怕就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北锦年皱眉,听着两人的对话,公主?什么公主?

    “公,公主你醒了。”青苏送走了太医,一回头就看见北锦年睁大眼睛看着,眼眸一点一点咪了起来,青苏吓了一跳,立马就跪下“公饶命,公主饶命。”

    北锦年皱眉,她只不过疑惑了眯了眯眼眸,这人怎么就跪下了,还叫她公主。

    “你起来。”北锦年皱眉开口,发出的声音却让她吓了一跳,这不是她的声音,这才仔细的看了一眼四周,古代?穿越?

    “公主。”青苏颤颤巍巍抬起头看着北锦年,眼泪在眼眶打转,就是不敢哭出来。

    北锦年皱了皱眉头,坐起身,才感觉额头很痛,一伸手,发现额头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要不要叫太医过来。”青苏看着北锦年摸头皱眉,便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让我好好静静。”北锦年皱着眉头挥了挥手,见着那丫鬟如获大赦的下去了,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怕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为什么会穿越啊?难道她死了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可能死了,北锦年更是一脸皱眉,被人发现了会怎么说,某某公司策划副总为情自杀,她不敢想象了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北锦年叹了口气,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脑袋一阵疼痛,接着,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在空中飘着。

    “北锦年,你一定要为我赎罪。”那人影看着北锦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啊。”北锦年皱着眉头,她为什么要给她赎罪啊。

    “北锦年,我给你身体享受荣华富贵,你帮我赎罪。”那人影只是看着北锦年重复的说道,然后朝着北锦年扑来,吓了北锦年一跳,一下子惊醒。

    原来是做梦,还好还好,北锦年看着自己还在这个古代,便知道自己可能回不去了,鼻子有些酸酸的,打算下床看看这个身体是不是跟她长的一样。

    一走到铜镜面前,吓她一跳,这,这不是刚刚梦中的人,仔细回想,北锦年顿时觉得后背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公主的身份的确是荣华富贵,可是,她一点也不想要这样。

    北锦年走出门去,刚才那个丫头已经不见人影,整个院子里面也找不到人,北锦年便皱着眉头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一道琴声引起了北锦年的注意,她觉得好听,便不由自主的走过去了,琴声不足的是,里面带着恨,不知道是对谁有这么大的恨意。

    若是弹一首柔情画意的曲子多好啊,北锦年闻声走过去,边走边想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还有心思弹琴,等公主醒来,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对我们呢。”北锦年站在院子外面,看着那一身白衣绝美的男子失神,而那男子身边的小厮,一脸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公主?不就是她嘛,她能对他怎么样啊,何况还是这样好看的男子、

    “书九,你下去吧,她来了自由我顶着。何况头上的伤一时半会好不了。”只见那男子眼眉都露出强烈的恨意,琴声戈然而止,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北锦年皱了皱眉头,这是多恨她。

    本来想进去跟他说说话的,不过他都那么狠她了,北锦年也不是一个不识趣的人,转身便沿着来时的路走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公主,那是公主。”书九发现了北锦年,提着心,但见北锦年却突然转身走了,这更让他不安了。

    “书九,我又连累你了。”只见那男子叹了口气,看着北锦年的背影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子,不要这样说,如果不是公主以老爷夫人逼你,你也不会答应公主的。”书九连连摆手说道,要说连累,是他连累了主子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北锦年回到房中,见那丫头正急急的出门,北锦年便问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,你没事就好了,公主,今天还去慕凉主子的院子吗?”青苏忐忑的看着北锦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去了。”北锦年挥挥手,心里疑惑不断,这到底是什么时代。

    “那要去会馆吗?”青苏小心的看了北锦年问道,就怕不小心惹怒了公主没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“会馆?”北锦年皱眉,然后看了看青苏一眼点点头道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青苏去准备马车。”青苏见北锦年点头,也松了口气,福了福身子然后就下去了。

    北锦年带着青苏出了公主府,抬头看了一眼,上面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,年公主府,她勾唇一笑,没想到这个公主倒是有些特别。

    “公主写的字可好看了。”除了脾气不好,其他样样都好。

    “你说那字是我写的?”北锦年有些惊讶的问道,她的字,这么好看?

    “是啊,那是前年公主跟柳公主比赛的时候赢了,这是女皇亲赐的牌匾,上面的字,是公主写的。”青苏看着北锦年有些迷糊的样子,便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北锦年点点头,然后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行驶打了街上面,闻着外面喧哗的声音,北锦年便掀开的帘子,朝着小窗口看去,一时之间惊呆了。

    外面街道之上,出来做声音贩卖的,都是女人,大声吆喝,腰圆腿粗,一脸豪气,挽起袖子,粗声粗气的吆喝着。

    而他们身后的男人,则是带着面纱,在一旁眼睛亮亮的看着自家女人,北锦年这时候才明白,这是一个女尊的时代,难道是上辈子三十五高龄还没有把自己嫁出去,所以老天见她可怜,送她来这儿了?

    “公主,你看什么啊。”青苏见北锦年面色一会一个变化,便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青苏,我府中有几个男人来着?”北锦年想着今日见到那个男子,便转过头看着青苏问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府中只有慕凉主子一人。”她低着头不安的说道,今天公主怎么了,怎么这么奇怪。

    “原来我这么专情啊。”北锦年不禁感叹的说道。

    青苏眼皮跳以两跳没有说话,专情?她是专情,看着那个男子,用尽一切手段弄回公主府,然后折磨至死,一向来说,公主府的确是只有一个男主,但是只要男主一死,不出三日,便会有别的男主进门。

    “公主,会馆到了。”青苏见北锦年一直若有所思的样子,也就没有去打扰她,只是马车到了会馆,她才开口叫了一下北锦年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北锦年回神,肚子的确是有些饿了,这会馆在她看来,也就是一个酒楼啊什么的,只是等她刚下马车,一阵香粉扑鼻而来,一个打扮妖艳的中年女人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年公主来了啊,咱们这儿啊,前些日子来了一个小哥,嫩着呢。”会馆妈妈笑着看着北锦年说道,虽然每次接待过北锦年的小生,都会卧床十天,但是她给的钱多,所以会馆妈妈自然是极其吹捧她的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,先来写酒菜吧。”北锦年退后几步,有些厌恶,看了会馆妈妈一眼冷冷说道,没有想到这儿居然是鸭院?

    “好,年公主里面请,妈妈我这就去将那小哥叫来伺候你。”会馆妈妈一愣,然后赔着笑脸说道,谁不知道南诏国锦年公主脾气最大,稍微不如意那都是没有好果子吃,可是相反,只要把年公主伺候舒服了,日近万金那都不是事。

    “哟,我瞧着这是谁,这不是前两天才将尚书府的庶子弄死的年公主吗,难道尚书府的嫡公子不满意,还是快死了,让公主将貌若仙人的慕公子放在家中。”北锦年还没有跟着会馆妈妈上楼,便听到一道讽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北锦年眉头一挑,看着北瑾柳淡淡开口,那不冷不热的语气,在北瑾柳眼眸之中,那就是不削了。

    “北锦年,你不要太过分了,若是你敢对慕凉不好,我北瑾柳一定杀了你。”北瑾柳一拍桌子说道,她与北锦年一想对付,北锦年却样样比她强,她喜欢的小哥,她都要抢走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惦记我的男宠啊,想要就去府上接啊。”北锦年淡淡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北锦年,你……”北瑾柳咬牙,看着北锦年,谁不知道,进了年公主府上,只有竖着进去,横着出来的份,她让她去接,不就是威胁她可以随时让慕凉死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