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登录
忘记密码? 注册新帐号
首页 >穿越 > 明墨序>第一卷:墨凰袭来 第十章:玉玺
  • 背景色

    • 原色

    • 薄荷

    • 羊皮纸

    • 天空蓝

    字体大小

    A +
    A -

    字体切换

    • 宋体
    • 微软雅黑
    • 仿宋
    • 楷体

第一卷:墨凰袭来 第十章:玉玺

作者:万俟法一 类型:穿越 字数:2141 更新时间:2016-10-06 17:34:19


    话说,这里虽然只是一个架空的国家时代,但应该有的规章制度却是该有的吧,刚才那二夫人不顾二皇子明玥夙的颜面,就这么径直地拉走了墨凰倾,理应算是得罪了这明玥夙吧,想到这里,墨凰倾便不由得呵呵的嗤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她们已经回来了,此时正在闺阁里,若这不是一个架空的时代,照她们这样的乱跑,早就开始会有人对他们议论纷纷了吧。

    幸好这是个架空的时代,不过这如果不架空,也是影响不了习惯了自由的墨凰倾的。

    迷之自信,就这么自信,一旁的冰泠子看着表情丰富的还处于发呆中的墨凰倾,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,您再这样下去,恐怕听雨阁里的戏子都能被您给比下去了呵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墨凰倾一听,然后表情又一变,随即便做出了要唱戏的样子,但可惜了,墨凰倾是一音痴,可想而知她一开嗓,有多恐怖。

    冰泠子一听,就立马把她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师父停停停啊,人家刚刚是开玩笑的嘛。”

    墨凰倾不满的盯着冰泠子,嗯果然是这段时间自己太宠这丫头了,看把这丫头都给惯坏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泠子,去守着门,别让他们任何一个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冰泠子也不算是那么不识相的人,清脆的应了一声,便出去守门了。

    等冰泠子出去后,墨凰倾依旧是不安的四处望了几眼,然后才安心的把那块藏了有许久的玉玺翻了出来。

    还是那小孩子心境,认为把东西藏在自己身边就最安全了,墨凰倾有那自知之明,她知道自己不聪明,也知道现在她缺乏势力,单枪匹马的在这种时代里行事,那就是故意的再给自己添堵。

    嗯,想想这个,确实该给自己找些势力了。

    墨凰倾捧着那玉玺,又陷入了沉思,记得好像就是这块玺让她穿越的吧,不过穿越的还算好吧,至少没有穿到别人身体里去,倒还算是自在,就是不知道墨春颜现在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虽说她是在杀自己的,但好歹她也是自己的姐姐,说这么多,那墨春颜有把自己当做过亲妹妹吗,呵,又一声嗤笑。

    墨凰倾低头看向了自己手里的玉玺,这玉玺倒也是精致,但这墨凰倾就是不懂了,那些正常的玺都是阳刻,偏偏自己手里的这块却是阴刻,玉玺啊玉玺,你到底藏着多少秘密呢?

    此时在门外的冰泠子哪里会知道墨凰倾在想些什么,小孩子哪里会想的那么多,墨凰倾也是个小孩子,只不过是她经历的太多了罢了。

    屋里墨凰倾收起了那块玉,把冰泠子叫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泠子,你老实跟我说,墨家……是个什么样的家族?”

    冰泠子倒是丝毫不在意把这些透露给墨凰倾的,毕竟是同类人,而且相处了这么长的一段日子,冰泠子早已习惯了相信眼前的这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墨府啊,听那些丫鬟和仆人说,以前的墨府是个盛世的阴阳师大家,可是自从爷爷去世后,墨府便开始了这般萧条的日子。

    没有谁提起爷爷的死,也没有谁再敢明目张胆的提起了墨府的历史,以至于现在京城里众人都已经遗忘了墨府这个阴阳师大家,都认为墨府仅仅只是个商人的门府。

    家里人也因为爷爷的去世就这么放弃了阴阳师这种职业。还有……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冰泠子不知道她应不应该说,关于那个娃娃亲的事情,墨凰倾见冰泠子支支吾吾了半天,也不见她再吐出了一个字,不禁有了些捉急,她淡定的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?没事儿你说,我罩着你。”

    冰泠子微微低下了头,像是做了个重要的决定般,深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父亲大人给墨凰倾定下了娃娃亲!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墨凰倾一口老茶喷到了地上:“咳咳咳……”她以为这种烂大街了的梗只有小说里面才会出现,没想到,没想到它就这么出现了,还是在自己身上,不,是在别人身上,准确的是应该说,她要替那个某人去嫁过去???呸,才不要呢!

    冰泠子看这墨凰倾的反应,不由得略微担心起来,依照墨凰倾的性子,只要她不乐意了,随时都是敢甩手罢工的吧,冰泠子当真是怕的,若是她走了,这个墨府就会有危险的,那么她的姐姐,就会受到欺辱的吧。

    其实她想多了,墨凰倾这次可不会甩手就走,因为她有了牵挂,她的大姐姐,那是她唯一的寄托了吧,但是她脑海里又浮现出了一个少年的影子,仔细一看,这不正是明玥夙吗?墨凰倾摇了下头,争取把这荒诞的念头给挥去。

    可怎么都挥不去,果然,这二皇子果然有毒啊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了冰泠子在想些什么,墨凰倾微微一笑,暖了冰泠子的心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墨凰倾的话是不是一直都有那种安心的效果,冰泠子一听,竟也笑了,她不怕的,至少还能在她师父旁边。

    “叩叩叩……”一阵敲门声响起,外面传来仆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姐,老爷请您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墨凰倾和冰泠子互相对视了一眼,不由得愉悦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打开门,那仆人便微微屈膝行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“小姐,老爷有请。”

    墨凰倾依旧牵着冰泠子,眉眼弯弯,应着

    “嗯,走吧。”

    仆人有些微微汗颜的,他早有听闻,说是这墨三小姐很不好伺候,而且还是从死里逃生了的人,所以奴仆和丫鬟们都不由得有些惧怕这三小姐,生怕她一个手指头就把她们给砍了去。

    对于奴仆们的这些行为,墨凰倾却是感到了少许的恶心,淡淡的嗤笑了一声,呵,我刚来的那时候,你们不是很狂妄么,如今怎么了?怂了?呵呵。

    那些奴仆们连头都不敢抬,自然是不知道墨凰倾在想些什么,似乎是感到了冰泠子的颤抖,墨凰倾便紧了把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冰泠子听到这句不由得便安下了心,她不再紧张,一脸和墨凰倾一样的从容。

    直到到了厅堂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,今天这整个厅堂,居然都显得极其严肃,两侧也都纷纷做了人,有墨凰倾认识的,也有不认识的,墨凰倾不由得有了些头疼,看来这次回去后,真的该去组建自己的势力了。